返回列表 發 帖
發表于: 2019-5-20 13:15:46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浏覽 |閱讀模式
1#
跳轉到指定樓層
河南南陽是我國重要花生種植加工地,種植面積達到10萬公頃,年産量高達40多萬噸,被譽爲“中國花生之鄉”。該市圍繞花生種植的案件也時有發生。日前,法院對一起生産、銷售假冒僞劣農藥案作出判決,被告人吳某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並處罰金4萬元;被告人何某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並處罰金4萬元;二被告人緩刑期間禁止從事相關生産銷售活動。

2018年9月,吳某涉嫌制造、銷售假冒僞劣農藥案件移送南陽市宛城區檢察院審查起訴。案卷顯示:2017年4月,高樓鎮的劉老漢購買了“特效藥”抑制根腐病,沒想到種植的20多畝花生出現絕收,經濟損失8000多元。

與劉老漢遭受同樣“災禍”的有30余戶農民,他們找到該鎮綠園農業種植合作社經銷商吳某討說法。吳某聯系生産廠家,對方以種種理由久拖不決。農戶把這一情況反映給該鎮政府,鎮領導高度重視,及時將這一案情反映給公安機關,並邀請宛城區農業技術人員開展調查。農戶購買的農藥,爲武威某作物科技公司生産的“包巧吡蟲啉·福·烯”。經檢測,吳某銷售的拌種劑爲假劣農藥,宛城區、社旗縣的四鄉鎮農戶因使用該農藥出現大面積花生焖種、爛種現象。

宛城區檢察院檢察官劉濤負責案件辦理。他發現,偵查機關認定的受損畝數爲4300畝,與嫌疑人辯稱的3000余畝有出入。爲了弄清案情,劉濤與公安、農業、藥監、質檢等部門行政執法人員,進行群衆走訪和調查取證,並在辯護律師的見證下,在市場隨機購買花生種子及該拌種劑,送至省有關部門測驗。根據河南省農科院植物保護研究所作出芽率測試,使用該僞劣農藥的花生出芽率爲68.3%至80.8%不等的鑒定意見等,最終認定損失面積爲3400畝,造成經濟損失29.13萬元。

爲了將生産假藥的上線一舉端掉,劉濤到看守所對吳某進行提審。經多次交鋒,吳某交代其上家是何某。

劉濤向公安機關發出退查通知書。公安機關補充偵查後發現,何某公司注冊有“互惠”和“六方”兩個農資商標,並沒有武威某作物科技公司生産的“包巧吡蟲啉·福·烯”花生種衣劑的商標。何某利用另一公司農藥生産資質,在該公司租了生産廠房,大量生産“殺蟲劑”“葉面肥”“除草劑”等農藥。在檢察機關引導下,公安機關將何某抓獲歸案。

何某供述稱,因市場上“吡蟲啉·福·烯”農藥拌種劑銷售很火爆,他便給廠家提供“吡蟲啉”和“福美雙”這兩種原藥,讓廠家參照“武威某公司”農藥登記的配方來調配生産,還提供箱子等包裝材料,並起名叫“包巧吡蟲啉·福·烯”拌種劑,標簽上將生産廠家印制成“武威某作物科技公司”。

何某以低價或給予銷售商“回扣”“返利”等辦法,挂靠正規公司在電視和網絡上宣傳該花生種衣劑有包治根腐百病的特效。吳某和何某是老搭檔,利用農村留守老人多、法律意識淡薄等特點,將該藥大批銷售到高樓鎮等農民手中。

2018年11月13日,宛城區檢察院以生産、銷售假冒農藥罪對犯罪嫌疑人何某、吳某提起公訴。爲震懾假冒僞劣涉農犯罪,護航鄉村振興戰略,2019年初,經檢察機關協調,區法院將庭審搬到高樓鎮的田間地頭。當地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村鎮幹部群衆五六百人參加了旁聽。

在法庭示證時,公訴人劉濤出示了辦案取證時吳、何銷售假藥的相關視頻和大量圖片資料,並指控何某、吳某在明知該藥品真僞的情況下,仍以每瓶20元的價格向高樓、紅泥灣,社旗縣晉莊、大馮營等鄉鎮900多戶花生種植戶銷售該藥,累計銷售221箱、總金額爲8.84萬元,致四鄉鎮當年花生嚴重減産。

2019年3月17日,該案宣判後,何某、吳某當庭認罪服法。4月25日,兩被告人對被害農民的30萬元賠償金已賠償到位。
文章來源:檢察日報

回複
使用道具| 舉報|

快速回帖 使用高級模式(可批量傳圖、插入視頻等)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Ctrl + Enter 快速發布

收藏 發帖

Copyright © 2008-2017 中國農資聯盟 版權所有 網絡經營許可ICP證:( 鄂ICP備14011447號 ) 客服電話:027-83386210